921原子

奔走在自己的热爱里

【凯我】不能说的秘密03

03

幸运符号


经历完凶残的月考,就到年底了,老班居然在跨年晚上发了成绩,疑似让我们跨不过去。王俊凯去了南京参加江苏跨年演唱会,但是隔得再远也不忘关心一下底层疾苦劳动人群的成绩。

[月考排名表看到了,还不错]

[您可真是关注民生啊,隔得老远还监视排名]

[这是我应该做的]

[哦呵]

[舞台图片.jpg]

[我今天要和杰伦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好激动]

[杰伦哥和陈奕迅要同台唱歌]

十分钟后……

[……]

[人呢?]

[干嘛不回我←_←]

[不会是睡着了吧?!]

五分钟后……

[马上就要到我们了]


最近几天经常熬夜,刚才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还真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加油哈!刚才真的睡着了……………]

[好…羡…慕…啊,我也想现场听周杰伦唱歌!!!]

我一连发了两条过去,抱着手机,溜到客厅里,打开电视调到了江苏台,对着屏幕拍了一张发过去。等了一会王俊凯都没回复,我以为他要上场了,结果他噌地发了一条语音过来,我吓得赶紧捧好手机,小心翼翼地点开。

[杰伦的歌还在后面,(一顿嘈杂的声音)本来就有点紧张了,换台,你看湖南卫视的跨(又是一顿嘈杂的声音)]

我反复听了几遍语音,终于听清他在说什么,总结一下就是:害羞了!

哈哈哈哈吼吼吼吼王俊凯你也有今天,平时不敢看电视上的自己就算了,还强迫别人不看。


我正思考着什么时候要嘲笑他一下,电视里已经开始报幕了。王俊凯随即穿着黑色外套白裤子,出现在了电视上。两颗小虎牙跑出来放风,眼角嘴角都粘上了甜甜的笑意。

在舞台上的王俊凯和平时不太一样,霸气的台风从骨子里喷薄而出,整个人就像是被点燃了,一点也看不出来紧张的样子。他是自信、闪光、不平凡的,仿佛天生属于舞台,让人移不开视线。

我不由地在心里感叹,王俊凯,好厉害,以后会更厉害的吧。

上一秒还在和自己聊天的人,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跨年演唱会上。我一边兴奋着,一边又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感到了一点落失,其实它一直都在,并且只会越来越远,是我自己一直不去想罢了。


“那个,韩剧现在该放了吧?”老妈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我转过头,看到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在客厅转悠着,眼神时不时地往电视飘,“你说,昨天晚上,正好是放到最精彩的部分……”

我无语,翻了一个白眼,起身把遥控器交给了老妈,自觉让出了沙发。

“还是宝贝女儿懂我,妈妈爱你哦!”

我捡起洒落一地的鸡皮疙瘩,转身进了房间,关上门。想到可能马上就要到周杰伦和陈奕迅合唱了,立刻后悔。从门缝看过去,老妈听着电视剧里的女主叫欧巴,哭得梨花带雨,我现在过去抢遥控器大概会被她砸拖鞋。

没等我想出对策,手机响了,王俊凯给我发了一段视频。


“说不上为什么 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 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OMG,居然是现场版的视频。

镜头有点抖,周围也很嘈杂,周杰伦在舞台上挥着手唱《简单爱》,但其实我听得更清楚地还是王俊凯在台下合唱的声音。我能感觉到他每一句都是在笑着大声唱的,我从来没觉得王俊凯唱歌这么好听过,也没发现《简单爱》这首歌能这么甜蜜,每一句歌词都听得一清二楚,裹挟着悸动,直叩心房。

我独自在房间,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跟着唱起来。


[杰伦哥真人超酷啊,特别有大将之风!]

[嗯嗯嗯感受到了,感谢前线大大返来的视频]

[好听吗?]

[杰伦的歌哪有不好听的道理]

还有,你唱的也很好听。

[那是,毕竟我偶像啊]

[对了,我之前看节目单,是不是还唱了一首淘汰……]

[嗯,淘汰歌词太惨了,就不发了]

噗,这什么逻辑?

[好吧/笑cry,我看幸运符号听起来比较开心]

[不是说好看湖南台的跨年去吗?/微笑]

[困了拜拜!]

[怂不怂,有本事别跑啊!马上跨年了!]

[我腿短]

[我腿长我先跨,你腿短你可以用助跑50米跳的那种]

[滚犊子]

[哎,快到零点了!你有在跑了吗,不然来不及]

[滚犊子]

[跨年快乐!]

看到王俊凯发来跨年快乐,我才发觉已经是零点了。然鹅,没等我激动,就发现王俊凯刚才的跨年快乐是群发的,紧接着,他还在私聊框里补了一句——

[有没有跨过来?←_←]

[没!滚犊子]

我翻了个白眼,在2015年的第一天,拉黑了王俊凯。


跨完年,就快到期末考了。王俊凯晚自习到班里时,发现大家都在低着头奋战,一瞬间怀疑自己走错了班级。

“我说,大家怎么都这么拼?”王俊凯轻手轻脚地放着书包,拉开书包拉链,把作业一本本地摊在桌上。

“学校不是有什么羊舞新春吗?老班说模拟考好才让我们都去看,而且听说某知名明星要带来节目,”我用笔敲敲下巴,回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明知故问,“知名明星不会就是你吧?”

“巧了,正是在下。怪不得大家那么认真。”王俊凯拿出水笔,抿嘴笑着。

“呵呵。”


放学的时候,班里终于恢复了一点往日的生机,吵吵闹闹中我想起来,今天是我们一大组值日。

陆川航举着扫把模仿王俊凯跨年唱幸运符号,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难得王俊凯能赶上一次值日,他先是把陆川航打了一顿,接着兴致勃勃地扫地、拖地,干得特别起劲。所以,其他人都走光了的时候,王俊凯还在摆着桌子。

我是组长,要等到最后一个走。看到他强迫症爆发,要把桌子摆齐,我只好自认命苦地从讲台上跳下来,准备帮他摆桌子。

“不用了不用了!就剩一点了,我自己来就行。”

“没事,一起吧,快点。”

“我看你冻疮才好一点,就别拿出来了,放在口袋里捂着吧。”王俊凯一边拉着桌子,一边若无其事地低声说着。

我愣在原地眨着眼睛,一时间不会说话了。

王俊凯就是这种人,明明说出来的话很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此时此刻感动好像都是一件庸俗的事情。其实他根本不用这样的,连我亲妈都没在意我的冻疮什么时候好,虽然据说我是她买拖鞋送的。

何嘉常说我没有少女心,我开玩笑说自己有少男心。但我自己心里其实知道,王俊凯根本用不着说话,就已经每时每刻都在让我的少女心炸裂了,何况,他对人还这么好。

我静默着背好书包站在一旁,听着窗外的寒风吹着树叶沙沙响,玩弄着讲台上的粉笔、尺子,转移注意力,终于忍住了悄悄发红的眼眶。


王俊凯很快拉好桌子,满意地双手插兜,回头说,“走了走了,回家咯。”

他大步流星地走在了我前面,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酷炫地跳起来用手碰了一下门框,慵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喂,什么时候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啊?”

我关好灯锁上门,跟在他后面走着,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这样吧,你表演一个幸运符号我就拉。”

王俊凯听了,踉跄了一下,留给我一抹夜色中愤怒的背影,“滚犊子。”





TBC






评论(2)
热度(14)

© 921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