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原子

回家吧

[凯我]不能说的秘密01~04

修改了一些部分,有新内容,重新发。

ooc,我编的,不要上升真人

01

什么牌子的洗发露


2014年的秋天,我高一,王俊凯成了我的同桌。

没错,就是TFBOYS队长王俊凯,唱左手右手慢动作的那个。绝对的风云人物,整个八中大概没有人不知道他了。

我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他。因为那时就在隔壁班,数学老师是同一个,他们班主任是数学老师,我正好是数学课代表,所以经常在办公室碰面,时间久了就熟了。


因为王俊凯同桌这个缘故,我没少被何嘉灌输各种玛丽苏思想。

她时不时抱着一本花花绿绿的漫画书在我身边晃来晃去,书的题目就叫:我的同桌是明星。

里面是这么描写的:他有一头飘逸柔顺的头发,令人神往的俊美面容,修长的眉毛,黝黑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樱桃般温润的嘴唇,让人不禁赞叹造物主的伟大神奇的本领,要有怎样的鬼斧神工,要怎样精心细致的雕琢,才能打造出这样一副闪着耀眼光芒的面庞……


我斜眼看着旁边笑得虎牙都要着凉了的少年。很显然,王俊凯并不是那个类型。

对了,说到这个我就来气,王俊凯为什么笑得像一智障呢?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王俊凯同学刚下了飞机,就踩着铃声进了老余的数学课。

老余可能太久没见到他了,猝不及防抛出问题让可怜兮兮的黑眼圈都要挂到嘴边的王俊凯回答。我看了,好心地竖起数学书挡住脸,小声地告诉他要加哪条辅助线。

结果倒好,他因为我躲在书后面偷偷摸摸说话的样子憋笑憋了一堂课,铃一响,就趴在桌子上笑裂了。

更气的是,我连反驳他的勇气都没有。他那段子手的功力,我吵不过他啊。


吵不过,我躲还不行吗。于是,我气愤地收拾好了书桌,拖着何嘉去上厕所。


等回到教室,突然发现桌上的修正带不知何时缠上了透明胶布。

我转过头一脸问号,发现王俊凯已经用手撑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着我,“陆川航不小心把你修正带踩坏了,我帮你修好的,”说着甩了一下刘海,“不用谢。”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修正带被裹得像木乃伊,忍不住嫌弃,“好丑。”

王俊凯立刻黑了脸,伸手就要抢修正带,“来,我继续把它扔到地上踩……”

“不麻烦了不麻烦了,小凯心灵手巧地修好,我怎么能嫌弃呢!”我小心翼翼地拿着修正带,笑嘻嘻地把它放进了笔袋。


“什么小凯?叫大哥OK?”

“哦,大哥OK。”

“噗,”王俊凯被逗笑,露出两条浅浅的猫纹,“算了,今天朕就先放你一马。”

呵呵……

王俊凯你这么跳戏你粉丝造吗?

结果,没等我说出这句话,上课铃就炸起来了。这堂历史课,老师突然说要小测验。

“我靠,我靠靠靠……”

我听见何嘉在前面一边骂人一边哗啦哗啦疯狂翻书。

我正赶着抱佛脚,王俊凯用笔戳了戳我的胳膊,小声对我说,“秦国。”

我转过头,愣了一下,随即心领神会。


前段时间我像被诅咒了一般,几次都把秦国商鞅变法写成秦朝。王俊凯气结,把秦国放大了三遍写在我的历史书第一页,“这种低级错误再犯,你可能就要被老史(别问我谁给历史老师取的外号,我也不知道)拎到讲台上蹲着了。”

结果刚发到试卷,就在列举题看到了商鞅变法之类的字眼。我惊喜地转过头看了王俊凯一眼,他正好也同时回过头,用笔指了指列举题。


相视一笑。


发觉到老史的目光扫了过来,我立刻转过头,明明什么事也没干,耳朵却开始发烫,导致连名字都写错了。我拿出被王俊凯用胶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修正带,一边修一边庆幸,哈哈哈,王俊凯也不是什么用都没。


考完试就放学了,我慢吞吞地收拾完一大坨周末布置的试卷,跟何嘉在走廊边欣赏了一会儿远处的夕阳。冬天的夕阳总是这样的,火红红,暖融融,一下子治愈了周末作业逆天多的悲伤。

刚准备心满意足地下楼,何嘉说她杯子忘在教室了,我便靠在楼梯口等她,顺便整理了一下厚厚的围巾。

正无聊地发呆,王俊凯那颗人海中抢眼的锅盖头没有防备地跳进了我的视线。

这人,明明一米八不到,偏偏要走在一米九的旁边,还笑得一脸灿烂。也是醉了。


王俊凯顺着人群走近楼梯口,发现我站在一边,立刻夸张地踮着脚走路。我笑了起来,王俊凯倒是得意地晃了晃脑袋,继续拉着一米九聊天去了。

他大概不知道,我不是因为他踮脚笑的,而是,他的炸毛,在夕阳的光里飘啊飘,真的很搞笑。


我突然想起那本漫画书里是这么描写的:那一刹那,空气开始凝结,变得像玻璃一样透明。阳光变得分外耀眼夺目,仿佛为他镶了金边,虽然光线那么强,那么刺眼,但每个人还是冒着可能被刺瞎眼睛的危险,努力再努力,拼命睁大眼睛看看那位“梦幻王子”龙川俊一龙川俊凯。

呕……被刺瞎的危险,那还是算了。


下星期我想问问王俊凯,他用什么牌子的洗发露。


02

露出眉毛很帅


星期一的早上刚落座,王俊凯就特别友好地在跟我说早安,还笑得特别假。

我眯起眼,“阴腔怪调的有什么事?”

王俊凯立马不笑了,“之前的历史、英语、语文的笔记,借我看下。啊,马上要月考了,我还落下了好多。”

我听了,惊讶地挑挑眉,“你要参加月考?”

“不啊,月考那几天我要去录节目。”

我停顿了几秒,真想把书砸到他脸上,太拉仇恨了。王俊凯看我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笑着露出虎牙,接过我的笔记。“作为补偿,我可以试着帮你要签名啊之类的。”

“你别理我。”

“好吧,”王俊凯转过头,认真地翻着我的笔记,“哇,学霸的笔记就是好,简直完美。”

“那当然了,我周末可是整……”

“什么?”

“没什么,今天天气真好。”

王俊凯迅速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哦,阴天,还飘了两滴雨。”


我已经没理他在说什么,轻轻地拍着脑门,头疼。

回想起周末,居然又辛辛苦苦地整理了半天笔记,因为某人是处女座,克制着自己没用修正带。

我的潜意识已经告诉我,王俊凯会借我的笔记,所以到最后,笔记本已经完全是为了他准备的,我自己的笔记全部洋洋洒洒地记在书上。我每次都告诉自己不用特地整理,可是每次都不由自主。

哎,我这个人,就是太乐于助人,太善良!

我一边暗暗想着一边翻开书,开始了早读。

那时的我怎么会知道,后来即使王俊凯不可能再借笔记,我做笔记的习惯,也改不掉了。


“王俊凯,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露?”

下课,我看到王俊凯又在一边写作业一边甩刘海,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周五回家一直在脑海里绕来绕去的问题。

“你问这个干嘛”王俊凯侧过头,一脸警惕地看着我,“你是看到我的……网上的那些人说的吧。”王俊凯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什么你的我的,网上的人,直说你粉丝不就完了。”看到王俊凯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忍不住嘲笑他,“我和你的粉丝们已经期待这个问题的答案好久了,快告诉我。”

“哥天生的,发质好,没办法。”

王俊凯得瑟地甩了一下刘海,这次,他露出了眉毛,英气的眉毛线条利落,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我看着他,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你露出眉毛很帅啊。”


幸好这时候上课铃及时地炸了起来,老班也踩着铃声进了教室。我立刻看向讲台,心跳扑通扑通,但愿上课铃能盖过我刚才的话,夸他帅这种话要是被他听到,还不得丢脸丢大发了。

放学的时候,王俊凯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是飘柔。还一脸认真地告诉我不许泄露天机。

对此,我敷衍地呵呵了一声算作回答。

看着他的背影,总算松了口气,看来他没听到,那就好。


风刮得一天比一天冷,我的手不可避免地生起了冻疮,红红的小包长在我的手指上,又痒又疼。我悲伤地看着自己的手,因为每次一生冻疮,就意味着十二月的月考要来了。

以及……圣诞节要来了。

因为离月考,所以圣诞晚会听说也要延期到月考后。这样一来,这个充斥着复习气息的圣诞节就变得让人嫌弃了。但是班里还是传言一定要互送苹果,保佑月考平安,有点悲怆的意思。

圣诞节的时候,老妈正好买了苹果,红红火火超级甜。出门的时候硬往我书包里塞了三个,一脸骄傲地要我送给周围的人尝尝。我只好无奈地背着增重的书包到了班里,何嘉和陆川航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啧,怎么你也送起苹果来了,迷信啊迷信啊。”

“不吃给我!”我翻了个白眼,伸手要抢。

“哎哎哎,别啊!你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咬了一口苹果,“都有口水了,不好吧!”

“呸……”


“对了,王俊凯今天人呢,怎么到现在都不来?”陆川航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看了看手表。

“是啊,圣诞节,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苹果,可了惜了,啧啧。”何嘉凝视着我桌上的另一个苹果,缓慢地摇了摇头,叹息着。

“戏真多啊你,”我扶正了她的头,“搞笑哎,他不吃,我可以吃嘛,饿了我就随时把它啃掉。”

我虎视眈眈地看着苹果,握紧了手中的笔。王俊凯那厮,莫名其妙,昨晚聊天还吵着说要苹果,今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从早到晚,老师们开始了接力赛似的拖堂,全班可谓是钉在了椅子上。晚自习前,我终于忍不住困意倒在了桌子上,一边闭眼一边想,一人霸占两张桌子睡觉,爽啊。

刚要进入梦乡,班里就一阵喧嚣,我气愤地睁开眼。

王俊凯背着书包,一脸害羞地顶着一个新发型走进教室,刘海和鬓角剪短了不少,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眉毛。

我靠。

陆川航细着嗓子学着王俊凯的粉丝,“啊啊啊凯爷回来了,换发型了,好suai啊!”王俊凯抿嘴笑着,二话没说给了他一拳,接着放下书包坐到位置上,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那个,因为要去录节目才剪的。”

“哦。”

我转过头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好吧,睡不着了!


一整个晚自习,我都强忍着打架的眼皮,喝了好几口咖啡,看着老班在讲台上热情似火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地讲题,我对某个剃了头的人怨念加深了不止一层。终于等到放学,我再次瘫痪在桌子上,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同学,你是不是忘记了森莫。”

王俊凯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喂,还有脸要苹果啊。我在心里喊着,但因为不想和他说话,因为说话就要对视,对视……他换了发型以后杀伤力太强,我的小心脏承受不起。

“不用谢。”我拿出了抽屉里的苹果,放在了他的桌上。


“哇塞!”王俊凯拿起苹果,一脸夸张。

我准备好了听他的吐槽,没想到他拿出了一盒什么冰王鄂油冻消乳膏,“那个什么,我看这个上面的图案还蛮适合你的,就送你了。”


我顺着视线看过去,一个Q版鳄鱼吐着舌头傻傻地趴在那里,一脸呆滞。

虽然不想承认,但莫名像我现在的坐姿,我立刻坐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结果瞥到适用范围里有冻疮之类的字眼,鼻子突然酸到爆。

我去,谁在我鼻子里挤柠檬……真缺德啊。


“唉,本来今天我不用来的,为了讨个苹果,一丝不苟地听完了一整节晚自习,累死我了,”王俊凯在旁边伸着懒腰,“结果倒好,某些人凶巴巴地瞪起我来了还。”

“得了得了,谢谢。”我清着嗓子,站起来背上书包,看着摇头晃脑的王俊凯,笑了,“剃了头还不错嘛。”

“那可不,露出眉毛帅吧。”


03

圣诞晚会


月考结束,以我为首的买东西小组就拿着学校发的经费买圣诞晚会的装备去了。为了防止经费不够,陆川航特意新建了个群,把老班拉了进去,随时让他发红包。

最好笑的是,我们跑遍了各种店铺都没有买到液体荧光棒,最后陆川航一挥袖子说,走,我知道哪里肯定有。然后几个高中生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婚庆店。没错,婚庆店……

回家的路上,我把这事发给王俊凯,他发了一连串个哈哈哈哈哈哈过来,然后说,真羡慕你们啊,我也想出去买东西。

[有啥好羡慕,累死了。]晚上的街道冷风嗖嗖地刮,我缩着脖子,肩膀和腿酸都到不行。

[陆川航不会把东西都扔给你们拎了吧。]

[开玩笑,那何嘉还能饶了他………重的东西他都带走了,什么荧光棒的啊在我这儿。]

[那你现在一个人回家?]

[嗯]

[一定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我停住脚步,看到屏幕上他发来的话,惊讶之余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省的把我们班东西弄丢了,荧光棒可都在你那呢]

………

……………

……………………

我就知道!!


星期五最后一堂体育课,用来布置教室。吹气球是个庞大的工程,我费劲力气,吹了半天才吹好了一个,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串彩灯。王俊凯却笑成一朵花,捧着一堆气球跑到我旁边得瑟,“你吹一个气球的功夫,我已经吹好这么多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反驳。看到他怀里五颜六色的气球,发现不得不服。转念一想,他唱歌肯定没少练气,肺活量应该挺大的。

“现在大家开始弄彩带,红黄相间,第一组高个子男生过来这边箱子领,女生准备胶布……”

讲台上的是许静,班长,性格好长得又漂亮,平常班里人都听她的。但是现在班里实在太吵了,说完话完全没有响应,她又喊了一遍,还是没什么人注意到,于是无奈地开始拆彩带的箱子,细胳膊细腿的,我正要上去,发现王俊凯不知何时已跑到讲台上。

“大家安静一下!别吵了,弄彩带了!”王俊凯毕竟是男生,再加上他又是王俊凯,一喊,整个班都安静了。

“第一组高个男生过来弄彩带,女生可以帮忙准备胶布。彩带红黄相间,一扇窗户挂一个……”


许静刚才还蹲在地上拆箱子,此刻已经站起来,看到旁边高出半个头的王俊凯,眼里顿时充满了感激,笑着说,“我刚才喊没人搭理我来着,谢谢凯哥。”

王俊凯抿抿嘴唇,害羞地笑笑,“不客气不客气,”然后挠了挠后脑勺,低头看着地上的箱子,“这我来拆吧,里面还放了其他东西,应该很重吧……”接着二话不说,弯腰把箱子搬到桌上,低头认真地捣鼓起来。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想说,我要是许静,我就被这么暖的王俊凯同学圈粉了,哈。


等全部布置结束,已经快到六点半了。

桌子被拉成圆形,彩带被绕成好看的形状,天花板上是一排排用线串好的彩色气球。灯一关,环绕教室一周的小彩灯闪闪烁烁,昏黄的光让整个教室氤氲出温馨的感觉,每个人都发到了两根荧光棒,用力一折,便在夜色里明亮了。

只有围成圆形的舞台上方,有一串集中在一起的彩灯,洒下一束明亮的光。


我一边吃着堆在桌上的零食,一边看着王俊凯的两条大长腿跑来跑去,最终抱回来了一把吉他。没错,我们的王俊凯同学,跑去音乐社借了吉他,成为本次晚会的吉他手,在能力范围之内提供伴奏。所以他坐到舞台一角的高凳子上,在黑暗中练习去了。

我发现19班的小伙伴们都是唱歌能手,几个节目下来,基本上全都是唱歌的,除了中间有个小提琴表演。王俊凯几乎也就扎在了舞台上,默默地帮同学一首首地伴奏。


等到许静唱歌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会尾声了。

她把荧光棒折成手环戴在胳膊上,有点害羞地走到中间,在一片捧场的鼓掌声中试话筒。王俊凯原本一直低头反复地练习着吉他,听到周围的嘈杂,对着吉他前的话筒说,“大家等会安静一点哈,她声音小。”

本来没什么的,但偏偏说话的人是王俊凯,并且前面几个同学表演时他什么也没说,所以话音刚落,底下一片起哄声。何嘉刚才还在嘎吱嘎吱地咬薯片,现在也哇哇哇地叫起来,妈呀,班宠真是绅士又贴心。

王俊凯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侧脸在灯光中被镶上一层温柔的金边。


我呢,我当然也是起哄中的一个人。

像我这样的人,最爱凑热闹,也最爱起哄了。


最后一个压轴节目,王俊凯终于不再伴奏,而是走到舞台中间唱歌。

一抓起话筒,害羞就都跑开了,留下的是沉稳的台风和自信。灯光笼罩着他,空气中细小的浮尘像是围绕在他身边的小行星。所有人都在夜色里,只有他,明亮得像是光的源头。

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从晚会开始到现在,王俊凯一直在舞台上,从未离开半步。所以,我旁边的座位从头到尾都是空着的,只留下他安安静静的黑色书包。


果然……果然他不管在哪都是中心。

而我……正是那周围最普通的观众之一。


教室里的灯光都打开的时候,周围亮得刺眼,这场晚会就像一个梦境,让人既快乐又惆怅。

“砰!”

“砰!”

“砰!”

……

不知道是谁弄破了第一个气球,接下来,一个,两个,三个……班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故意挤爆气球,听起来,就像是在放烟花似的意味着晚会的结束。何嘉从我旁边跑开了,扎进人群里玩得不亦乐乎。我有点理解不了全班弄爆气球这种惊心动魄的玩耍方式,捂着耳朵躲到旁边去了。

讲台旁边的桌子上还有切好的小蛋糕,剩了好几个没吃完。

我刚准备把蛋糕放进嘴里,耳边不远处就“啪”地炸开了一个气球。


“王俊凯你有病啊!”

我回过头,看到王俊凯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恨不得把手里的蛋糕抹到他衣服上。

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什么绅士又贴心啊,狗屁。

我转过身,走到墙角吞下蛋糕,拍着胸口,被吓到问候了王俊凯家祖宗十八代。


“你眼角怎么红了,不会这么害怕气球爆吧……”王俊凯背着书包跟到旁边,歪着头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胡乱地揉了揉眼睛,“没有!刚开灯眼睛不适应。”

“噢噢,”王俊凯点点头,继续歪着头笑着说,“你那么喜欢吃零食啊,我看你一直在吃。”

我抬起眼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一片漆黑的,你哪看到我一直在吃了……”

“就算一片漆黑……只要我想看,怎么可能看不到你啊。”


我刚准备抬头反驳他,突然觉得……

趁我愣神的几秒,王俊凯又笑着说,“新年快乐。明天我去彩排跨年,等下次再见,就是2015年了。”



04

跨年


没想到,跨年这天,老班丧心病狂地在群里发了月考的成绩。我刚看完,王俊凯这个马上都要上台表演的人居然还发了微信过来。

[月考排名表,我看到了]

[您真是关注民生啊,隔得老远还监视排名]

[这是我应该做的]

[哦呵]

[我今天要和杰伦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好激动\^O^/]

[杰伦哥和陈奕迅要同台唱歌哎]

[舞台照片.JPG]

[啊啊啊啊马上就要到我们了]

我看着对话框里的那个脑缠粉发来了一连串话,想到我和王俊凯第一开始熟悉还是因为共同的偶像周杰伦。

每次提到周杰伦,他都两眼放光,嘴角是怎么也收不住的笑意。他说最喜欢Jay的一首歌是《我不配》,因为那是他听到Jay的第一首歌,当时就觉得怎么可以这么好听。他说他表哥也特别喜欢他,还一起去看过Jay的演唱会。他说Jay特别酷,是创作歌手,现场Live特别帅………总之,到了Jay这里,王俊凯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迷弟。


我看着他刷屏,嘴角也忍不住上扬了起来。

[好…羡…慕…啊,我也想现场听杰伦唱歌………]

发完这条,王俊凯没有回我。我想,应该是他要上场了吧,想到这,我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有点紧张起来。于是抱着手机,溜到客厅里,打开电视调到了江苏台,对着屏幕拍了一张发过去。

王俊凯很快就出现在了电视上,穿着黑外套白裤子,笑着拿着话筒唱着幸运符号。我看到舞台上自信又光芒四射的他,不禁回想起那天的圣诞晚会,突然想到他说的话,心里一动。

直到在卫生间里洗澡的老妈的喊声让我回了神。

“记得帮我调下《来自XX的你》,最近XX台在重播,我要看——”

圣旨不敢违背,我乖乖地应了一声,拿起遥控器调了台,缩回开着空调的房间去了。


坐在书桌前发了一会呆,再打开手机,才发现居然没电自动关机了,索性插上插头充电。无聊准备写作业,翻出草稿纸,看到最上面一张,笑了起来。

To有全世界最帅的同桌的同桌:

今天放学记得替我值日,不用谢

王俊凯

这是两个星期前王俊凯神神秘秘地在我草稿本上留下的to签。翻开练习册,又看到同桌相互交换批改的作业,在我错的每个题目旁边,王俊凯都画了一个←_←,我以前都没有发现。

我突然开始很在意这些点点滴滴,害怕它们突然失去了似的。自从那个圣诞晚会,心里不自觉地多了一份好像快要离别的惆怅,虽然并没有离别发生。


等我写完几篇英语阅读再抬头,发现居然还有半个小时不到,就是零点了。打开手机,群里面已经开始了红包轰炸,我没心思抢红包,而是看到王俊凯竟然发来了视频。


“说不上为什么 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 对你依依不舍

连隔壁邻居都猜到我现在的感受……”


这个……这是周杰伦现场版的视频?!


镜头有点抖,周围也很嘈杂,周杰伦和陈奕迅在舞台上挥着手唱《简单爱》,视角特别好,一看就是前线啊。我戴上耳机调大声音,发现还有王俊凯大声合唱的声音。原来……原来这是他在台下录的啊。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戴着耳机的耳朵开始发烫。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爱能不能够永远单纯没有悲哀

我想带你骑单车 我想陪你看棒球 

想这样没担忧 唱着歌一直走”


你是傻子吗,镜头抖得这么厉害,我都看不清杰伦啦,你唱得这么大声,我只能听到你在唱《简单爱》啊。

不过,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王俊凯你这样让人太想要珍惜。


[杰伦哥真人超酷,特别有大将之风!]王俊凯发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嘴笨,所以只有赞成的份儿。

[傻子]

[谢谢大哥的视频,简单爱好好听]

[那当然]

[对了,杰伦是不是还和陈奕迅唱了淘汰啊]我回想起之前刷微博看到的节目表。

[嗯嗯,但是淘汰歌词太惨了,就不发了。]

[笑cry/笑cry/笑cr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上跨年了,好激动哦\^O^/]

看到王俊凯发的\^O^/表情,我心想,卖什么萌,然后毫不犹豫地笑咪咪地发了一个:[我也是~\(≧▽≦)/~]

[我腿长我先跨,你腿短,但是可以助跑50米再跳]

我的笑容瞬间消失:[滚犊子:)]

[哎哎哎,快到零点了,你有在跑了吗,不然来不及]

[滚犊子:)]

[跨年快乐!]

看到王俊凯发来跨年快乐,我才发觉已经是零点了。然鹅,没等我激动,他就紧接着补了一句——

[有没有跨过来啊?←_←]

[没!滚犊子]

我翻了个白眼,在2015年的第一天拉黑了王俊凯。


元旦放假回到学校,剩下的,就只有期末考试紧张的气氛了。新的一年新的作业,各科目的老师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报纸,每天一人发一张,就写得够呛了。整天都在写写写,谁受的住,于是我就分外珍惜下午最后一堂课放学的时候,去食堂吃饭,然后距离晚自习开始前还有那么一段时间,可以借着消化晚饭的理由溜达溜达。

不过,今天正好轮到我们一组值日,哎,劳逸结合,也好。

放学架完板凳以后,陆川航举着扫把模仿王俊凯跨年唱幸运符号,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难得王俊凯能赶上一次值日,他先是把陆川航打了一顿,接着兴致勃勃地扫地、拖地,干得特别起劲。所以,其他人都走光了的时候,王俊凯还在摆着桌子。

我是组长,要等到最后一个走。看到他强迫症爆发,要把桌子摆齐,我只好自认命苦地从讲台上跳下来,准备帮他摆桌子。

“不用了不用了!就剩一点了,我自己来就行。”

“没事,一起吧,快点。”

“我看你冻疮才好一点,就别拿出来了,放在口袋里捂着吧。”王俊凯一边拉着桌子,一边若无其事地低声说着。


我愣在原地眨着眼睛,一时间不会说话了。

王俊凯就是这种人,明明说出来的话很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此时此刻感动好像都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嗯,可我还是丢脸地被感动到了。心里像是蹦进了一个小火炉一般,热烘烘的,温暖到让人想要止不住地沉沦,沉沦。


等到王俊凯拉好桌子,天已经黑了。他满意地拍拍衣服袖子,然后双手插兜,回头说,“走了,吃饭去咯。”

于是大步流星地走在了我前面,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酷炫地跳起来用手碰了一下门框,慵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喂,什么时候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啊?”

我关好灯锁上门,跟在他后面走着,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这样吧,你唱一个幸运符号我就拉。”

王俊凯听了,踉跄了一下,留给我一抹夜色中愤怒的背影,“滚犊子。”




TBC.

————

寒假了,我要开始更文了,哈哈





评论
热度(15)

© 921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