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原子

回家吧

[凯我]不能说的秘密05~06

05

多喝热水


我最近多了一项任务。

上课的时候,只要旁边的那位有一点打瞌睡的迹象,就用胳膊捣他一下。


某次地理课,我正在地图上找着千岛寒流,用余光看到旁边的王俊凯动都不动。我一抬头,看到他硬撑着头,长长的眼睫毛都要把眼睛盖住了。

我没犹豫,猛地捣了他一下。王俊凯抖了下肩膀,朦胧的睡眼立刻瞪圆,然后醒了。

下课之后,王俊凯精神十足地挥了挥手说“来人呐,朕有要事相议。”

这么小声,明摆着就是和我说的,我耐不住好奇心问,“怎么了?”

“咳咳……以后上课,朕一旦乏了,还请爱卿用胳膊捣醒朕。”

“得了,上课叫醒你睡觉是吧。”


我也猜到了,老苏的地理课都能打瞌睡,可见王俊凯是有多困了。因为快期末了,他都是能不请假就不请假,来来回回的行程却是密不透风的,黑眼圈也重了不少。

“你看你这两天,都困成大熊猫了。”我笑着调侃他,王俊凯倒不恼,转着笔看着我“还说我,你不也是,黑眼圈还一边深一边浅。”

被他这么一盯,我本要怼回去的话也说不利索了,便转过头去,“要我喊你嘛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什么条件?”

“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王俊凯还没回答,教室门口,顾泽飞在喊他,王俊凯放下笔跑了过去。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收回目光时恰好撞上了顾泽飞的视线,他笑着冲我做了个鬼脸。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大课间快要结束了,他跑得气喘吁吁地坐到我旁边,撩了一下刘海,整理着课桌上的东西。没等我说话,他就笑着说道:“这个星期的羊舞新春,听说学校请了特别嘉宾。”

“什么嘉宾?”

“宇宙最帅的超级巨星。”

我顿了顿,手里转着的笔掉在了桌上,“不会就是你吧……”

王俊凯转过头,笑得虎牙有着凉的迹象,“看来你对我的定位还是非常正确的。”

“是啊是啊,这么自恋,还有谁?”



星期四的体育课,女生要测四百米。

大概是我跑得太猛了,下课以后头嗡嗡响,浑身都没力气。上物理课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困,旁边的王俊凯倒是坐得笔直,好像应该是他反过来用胳膊捣我才对。我以为是四百米的缘故,结果这种感觉持续了一下午,到了晚饭时间,头更晕了,没什么力气,更不想吃饭。

原本打算跟何嘉一起早点跑到食堂三楼去吃麻辣烫,现在也没心情了。何嘉看我不舒服,便没再拉着我去食堂,吃完饭以后灌了杯热水给我。

“你不吃饭不要紧?”

“没事。”我用热水杯贴着脸,头疼得似乎更厉害了。

“你是不是生病啦?”何嘉皱起眉,伸出手往我额头上贴。

“嘶——”我被她的手冰了一下,何嘉不好意思地笑笑,收回手搓了搓,“哎呀怎么办,我的手太冰啦,也感觉不到啊。”

我把热水杯塞到她手里,“你捂着吧,我趴一会就好了。”


清净不到一会儿,教室里的人就开始多起来了。王俊凯和陆川航也吃完饭,勾肩搭背地回到了教室,两人balabala地讨论着路飞,还不时发出一阵爆笑声。

我刚要抬头,就听到陆川航的惨叫,“卧槽,何嘉,你踹我干嘛,谋杀啊!”

“你声音给我小一点行不行!”何嘉急得恨不得把陆川航那高分贝的嘴缝上。

我坐直,何嘉回过头担心地看了我一眼,“好点没?”

“好多了。”我点点头,揉了揉太阳穴,王俊凯用笔戳了一下我的胳膊,“你怎么了?”

“下午四百米跑的,没事。”

“噢……”王俊凯点点头,“那你……多喝点热水哈。”

我无语地看了一眼王俊凯,看到他一脸真诚正经的表情,咬牙切齿地说,“谢谢。”

“嘿嘿,不客气不客气。”王俊凯笑着甩甩手。

“………王俊凯,你这样以后找不到女朋友的。”

王俊凯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颊渐渐泛上红色,“谁……谁说的……”

我看着他,头又开始隐隐地疼,“算了算了,当我没说,你和路飞在一起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长达三个小时的晚自习的,总之等我晚自习下课拖着步子钻进老爸车里时,头已经疼得快要裂开了。迷迷糊糊地倒在车后座,再醒来时,居然已经躺在了诊所的病床上。

我居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亮,侧过头,看到在自己打点滴。老妈刚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保温盒。看到我醒了,冲过来打开保温盒,端出热气腾腾的白粥,眼眶红了一圈。

我心里咯噔一下,感受到了久违的母爱,温暖到我的鼻子有点酸。

“你说说你,发烧了也不说。本来就够傻,再把脑子烧坏了可咋整?”老妈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碎碎念,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看来是在真情实感地担心我脑子烧坏了。

…………

…………………

来人啊!我要出院!(掀被子)

“先把稀饭吃了,然后等会给何嘉回个电话。我去楼下超市买东西。”老妈一抹两行泪,恢复了冷静,提起包走了。


我打开手机,居然已经快到十一点了,这绝对是我从小到大睡觉时间最长的一次。

给何嘉回电话的时候她正在食堂吃午饭,嘴里塞着面条含糊不清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都没怎么听清楚。我笑着挂了电话,打开微信,看到了王俊凯发来一串话,没一句看的下去的。

[听何嘉说你发烧住院了?!]

[昨天还说没事,以后真的要多喝热水]

[本来就傻了,脑袋没烧坏吧……]

[放学了,你下午来不来看表演?]

[算了,你好好躺着吧]

[还没醒吗?你是猪吗………]

[笔记帮你抄了,不用谢。]

[字丑,表介意]

………

[我介意爆了]

我咬完最后一口苹果,把核丢进垃圾桶,甩了甩手上的水回复。

我当初是疯了才把他从黑名单拉回来………



06

满城花开


从诊所回来,烧已经退得差不多了。

老妈逼着我穿了三条裤子,多穿了一件卫衣,还恨不得让我裹两条围脖,我整个人就成了一只行动不便的熊。

下午跟保安大爷笑嘻嘻地打过招呼后,我一脸不情不愿地回了学校。

不知道我是什么狗屎运,爬了三层楼,气喘吁吁地推开教室门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一股猛烈的撞击。脚底一滑,就在我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的那一刹那,一只手拽住了我。

顺着视线往上看,是努力憋住笑意的顾泽飞同学,他紧紧一拉,我才站稳。


班里一片爆笑声,到现在都没有停下来,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直冲脑门,耳朵滚烫滚烫。但也只得装作若无其事,低着头快步地往前走着,听到背后老苏在讲台上一边笑一边喊着安静。

什么鬼玩意儿????

…………

我在心里叫苦不迭,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到王俊凯看着我在笑,心咯噔一下。


是那种只看着我一个人的,眼睛弯弯的,虎牙明晃晃的笑。

四周有些吵闹,我大脑里也一片空白。我知道刚刚肯定是发生什么丢脸的事了,王俊凯肯定和周围的人一样,在笑呢。

可是,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觉得,他笑得好温柔呀。

是因为冬天的午后,金色的阳光也好温柔吗……

我只觉得脸红得快要炸掉了,坐到座位上时,脑袋里嗡嗡直响,感觉整个人都在冒烟,怕是又要再发烧一次了。


这堂课过得飞快,下课的时候,顾泽飞突然跑到我座位旁边,双手合十对着我说,“抱歉,抱歉,大姐我真的很抱歉。”然后放了一盒好时巧克力在我桌上,“要是想吃的话,小弟下楼再给您买。”

“什么大姐,这,这是……”我一脸懵圈地看着眼前的巧克力。

“噢噢噢我说错了,是大哥,大哥……”顾泽飞连忙改口。后面的几个男生推推搡搡地起哄,顾泽飞红了耳朵,没等我说话,就抓着后脑勺跳着跑开了。


转过头,我看着笑到不能自己的何嘉,哭笑不得地问,“这都什么情况啊?”

“顾泽飞平时搬作业你也不是不知道,蹿得贼快跟个人工火箭似的,老师都爱叫他跑腿,刚刚他正火箭发射呢,结果你正好推开门,他来不及躲,砰地一下,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然后原地把手护在胸前转了个圈,跟小天鹅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嘉这姑娘,最大的优点就是讲话有画面感,没等她说完,我就忍不住跟她一起哈哈哈地笑到停不下来,喘气的间隙看着眼前的巧克力,“怎么感觉该赔不是的是我啊。”


“你知道你要滑倒的时候有多傻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何嘉这次笑得更猖狂了。

我顿了顿,无地自容地捂住额头,感觉脸红了一大片。

“不过还挺可爱的……你说是吧,班宠……”

“嗯。”

我愣住,侧过头,阳光落在王俊凯软软的头发,挺直的鼻梁,还有忍住笑意的眼睛。


“再过五分钟,大家排队去学校大礼堂入座,观看这次的新年晚会:羊舞新春。”许静拍拍讲台,兴奋地说着。老苏正好走进教室,冲她点了点头,然后说:“一会儿进了礼堂,保持安静,不准带零食,按两路纵队的顺序坐座位……”

我还没缓过来,老师突然喊了我的名字,“你要不要留下来,补今天上午落下的内容……”

“啊?我……”

“老师,我正好也不去了,可以教她题目。”顾泽飞突然站起来说,老苏露出满意的笑容,点点头。


“我靠,你不去了?这次有校宠表演哎,”何嘉回过头,一脸可惜,“你不是特别喜欢听《满城花开》的嘛………”

我抓了抓头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没事,反正也就唱一小段。”王俊凯站起来,一边背书包一边说着。我也站起来,走到座位旁边给他让路。

擦肩而过的时候,马尾辫被轻轻拽了一下,“多喝热水。”王俊凯低声说。



教室里的人渐渐走得差不多,顾泽飞从书包里翻出草稿本还有笔记,跑到座位旁边,帮我推导了物理新讲的几个公式,然后圈了几道数学例题让我写,写完后又和我说了老师的解题步骤。

我默默地听着,不知不觉,也快下课了。

顾泽飞浓眉大眼,笑起来可以去拍牙膏广告,平日里稳居全班前三,三百六十度学霸光环环绕,广泛受到老师们的喜爱。但有点吊儿郎当的,特别逗比,所以一下子正经起来,我还有点不习惯。


“这个巧克力你拿回去吧,真的不用了,今天你给我讲题,按理说我还应该送你呢。”我拿出抽屉里的巧克力。

顾泽飞一手抱着草稿纸一手挠着脑后勺,“不不不,你吃你吃……”

没等我说话,他就跑回自己的位子上,转着笔看柯南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后脑勺的头发翘了起来,大概是被挠的。想到这儿,我轻轻笑了起来,看了一眼手表,从书包里拿出药,走到教室后面去灌水。


晚自习开始前,班里的人都到齐了,除了王俊凯,估计这会儿跑去卸妆换衣服了。

何嘉的脸红扑扑的,此刻正用英语报纸扇着风,“大礼堂里开着空调,密不透风的,好闷啊,加上又是跑着回来的,热死老娘了………你没去也蛮好的,不然又要被热发烧啦………对了,你现在烧退了没啊?”

“没什么感觉了,差不多了吧。”我用手拍拍额头,晚自习的铃声响了。


谁知道,晚自习到一半,教室里的灯突然都灭了,有人跑出去看,一排教室全黑了。班里本来很安静都在写作业,现在全部炸掉了。我比较郁闷的是正好水笔滚到地上,现在突然停电了,一片漆黑,大概是找不到了。

老苏带着一个手电筒姗姗来迟,“全部都趴在位子上睡觉,学校现在已经有人在检查了,有什么安排我都会来通知你们,安静安静。”

“什么鬼?趴位子上睡觉,这确定不是幼儿园吗?”何嘉一边偷笑,一边回过头小声地对我说。

我笑了起来,看到老苏的手电筒往这边照了过来,冲何嘉嘘了一声,便趴下来,把头靠在胳膊上。


一股冰凉的感觉突然贴近耳朵,我吓了一跳,正要转身。“别动……”王俊凯压低声音。

我便立刻动也不敢动,然后感觉到一个耳机塞进了我的耳朵。

“学校的话筒收音效果不好,你就听这个录好的吧。”


前奏缓缓响起,是《满城花开》。

我大概知道了什么叫少女心,就是这种快要发烧的感觉。



TBC







评论
热度(9)

© 921原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