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原子

奔走在自己的热爱里

[凯我]不能说的秘密07~08

07

蓝色格子伞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考最后一场英语的时候,山城下起了暴雨。我正涂着答题卡,想到忘记带伞了,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后悔地抓了抓头发。

交卷以后,我跑到隔壁考场跟何嘉打了个招呼,然后逆着人群跑到了综合楼的摄影社开会。

社长慢悠悠地放着PPT,我的心思已经飘到窗外。雨水声哗啦哗啦越来越大,没有停缓的意思。看这架势,别说雨停了,下一晚上也不是没可能的。

我叹了口气,用余光看到窗外闪过一个人影,是陆川航。他晃着手里的伞,用手指冲我比了个手势。我惊喜地冲他笑笑,一散会就收拾好东西跑了出去。

陆川航扯着书包带子,递给我一把蓝格子伞,“凯哥给你的伞。你快点哈,我们都在那边等你呢。”

我点点头,还没说话,陆川航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


原本我都已经忘了,结果期末考试前,王俊凯好奇地问了我好几遍,之前说的上课叫醒他的条件是什么。我没来得及多想,随口说了一句,“那请吃饭吧。”

王俊凯还真喊了陆川航他们,说是期末考试结束一起吃饭。

约定了就在老地方,八中旁边的面馆。本来准备考完英语一块儿去,但摄影社还有点事情,我跟何嘉打过招呼后,就一个人留下来了。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寒风刺骨,我一个人打着伞走着,冷得嘴唇打颤。

进了面馆,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人马上暖和了很多。面馆的老板热情地带我拐到了最里面的位置,外面还有一扇磨砂的门挡着。那里隐蔽又安静,后来几乎成了王俊凯的专座。

我拉开门,立刻闻到了小面热腾腾的香气,何嘉吼着你终于来啦,然后帮我拉开凳子。我高兴地坐下来,叠好雨伞还给王俊凯,正要张口说话,王俊凯看着我的手皱了皱眉,“外面那么冷,你打了伞还不戴手套?”

“啊……”我愣了愣,后知后觉地捏了捏冻得几乎没有知觉的手,“今天不是考试嘛,手套忘记戴了……”

“傻,”王俊凯把面碗推到我面前,“用手捧着面碗,就热了。”

“噢,那个……”

“凯爷你这就有点过了啊,我刚刚冻成傻逼你还笑我活该……”陆川航打完游戏把手机往旁边一丢,一边拿筷子挑着面一边吼,正好打断了我要说的话。

王俊凯抬头踹了他一脚,“你装b不穿羽绒服怪我咯?”

“哎哎哎,说到羽绒服,我发现……”何嘉的目光在我和王俊凯之间来回流转,对着我笑得不怀好意,“你和校宠今天穿得特别像情侣装啊。”

我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发现王俊凯和我今天穿得都是黑色的羽绒服,款式几乎相同,两边的口袋都有白色的花纹。


“何嘉你别胡说八道………”王俊凯还没说完,就嘿嘿嘿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地看向我。我感觉脸开始发烫,转过头用筷子敲了敲何嘉的碗,“再不吃就坨了。”

何嘉一副“我懂”的表情笑着冲我挤了挤眼,没等我用脚踢她,立刻乖巧地低头吸了两口面条。过了一会儿,居然转身从书包里哗啦拿出了刚考完的英语试卷,“啊啊啊谁和我对下英语听力啊,我感觉这次听力唔里哇啦的我都没听懂。”

何嘉这个小姑娘最近真的找打。

王俊凯在旁边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戴上,闭着眼睛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觉得前五题我就很不确定啊,只读一遍太快了,我写的BBACB……”何嘉无视陆川航对她的眼神攻击,自顾自地皱着眉头说起来。

“什么?你第三题选的什么?”王俊凯立马啪地扯下耳机,向前倾着身体看试卷。“卧槽,第一题我选的C?”陆川航一把抢过试卷,和王俊凯挤在一块儿找题目去了。

我:………


因为对答案的缘故,这次的小面吃得格外漫长,也格外惊心动魄。所以,四个人吃完坨了的小面以后,英语成绩都有数了,天也已经快要黑了。

“你们都怎么回家啊?我等会骑车。”陆川航一边说一边埋头在书包里找着车钥匙。何嘉看了一眼窗外还在下的雨,皱了皱眉,“下雨我就把车停学校了,一会儿只好走路。”

如果家离得近的话,我也会走路回家了,然而事与愿违。我看了下手表,发现还赶得上最后一班公交车,“我等下可以坐公交。”

“我等会自己打车。”

“啊?”我怀疑自己听错了,扭头看向王俊凯。他背好书包,压低了棒球帽,笑着看向我,“有什么问题吗?”

“王俊凯你确定?没人来接你,不怕被认出来啊?”陆川航站起来撞了下王俊凯的肩膀,走到他旁边。

“小马哥老婆回娘家了,最近忙着带孩子呢。没事,现在应该没什么人……”王俊凯低头戴上口罩,转过身,大长腿往前跨了几步,拉开了门。


从面馆的后门出来,不远处就是公交车站。

我戴上羽绒服后面的帽子,低头避开地上的小水洼。不过那里面都湿漉漉的,倒映着昏黄路灯的光和斑驳的树影,有点好看。此时街上没有什么行人,淅淅沥沥的雨密密地下着,夜色都变得朦胧了。

王俊凯也因此自在地晃荡着,撑着伞在我前面,沿着空旷的街道,故意倒退着走路。大概是看到我缩着脑袋被淋成狗,笑得只见口罩上面弯弯的眼睛。

我瞪了一眼,撩了一下额头上打湿的刘海,作势要去抢他手里的伞。

王俊凯居然没躲,而是向前跨了几步就站到我面前。我抬头发现自己和他站在同一个雨伞下,脸有点发烫。余光看到远处有行人走过,赶紧往旁边躲。


王俊凯跟着我,伸手扯掉了我头上羽绒服的帽子,然后把雨伞架在我的肩膀上。

我站在原地愣着,傻傻地扶住肩膀上往下滑的伞柄,看着王俊凯低头帮我把羽绒服的拉链唰地拉到下巴,心扑通一下都要炸裂了。

明明觉得眼前的人好帅好温柔,大脑里却在想耳朵为什么一下子红了一定是突然露在风中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伞借你,路上小心,不用谢。”王俊凯轻声说。没等我开口,他便压低帽子,转身跑进了那片模糊的雨里。

远处花花绿绿的霓虹灯,从密布的雨帘中生长出来,像五彩斑斓的眼睛。四周起了风,雨水砸在蓝色格子伞上,嘭嘭嘭,像巨大而结实的心跳。


那是我整个高中时代最开心,也是最怀念的一场大雨。




08

沉甸甸


期末考试过后,自然就是寒假。

这次学期时间长,假期开始后,过不了几天就是春节,我被逼着赶在大年三十之前写完了寒假作业。

王俊凯整天跑通告,寒假作业几乎没怎么动,听说这事儿以后心里特别不平衡,每天不忘在微信上损人,什么写得快忘得快之类的。看到他发来的小s鄙视的表情包,我觉得这才是王俊凯的正确打开方式。

至于寒假之前借我雨伞那感人美好宛若青春电影里的情节,我回家不久后就收到了这样的微信:本人因淋雨导致轻度感冒,慎重考虑后决定,雨伞相借每小时一百元,鉴于本人同桌平时表现良好,特实施优惠政策,寒假作业免费拍照提问。雨伞请晾干后每一片呈45度角折好,不用谢。

王俊凯石乐志吧,这是我第一反应。同时又不由地松了口气,还是这样最好,这是和他相处最自然的方式了。终究还是因为太过美好,所以害怕妄想。


今年春节天气很好,拜年的时候阳光明媚,穿羽绒服跑来跑去都有点热了,是可以考虑穿大衣的温度。

大年初三我到了乡下的外婆家,这里没有wifi,大人们每天都打牌,像我这种尴尬的年龄,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看电视,就是被各种小孩子拉着玩稀奇古怪的小游戏,实在无聊。

不过乡下的景色还是很好的,我总是一个人带着单反溜出去拍照片,顺便完成了摄影社的作业。某天路过不远处的小店,终于发现了wifi信号,用万能钥匙连上了,靠在墙角不想走了。


几天没上网,感觉与世隔绝。王俊凯给我发来的几张题目的照片我也都一个没回,正打算回句话,老妈就在不远处喊着回去吃晚饭。换作平时我可以赖一会时间,但现在亲戚很多,不帮忙拿碗筷什么的怕是会被老妈的眼神杀死。

我以最快的速度吃完晚饭,大人们都收拾着桌子准备打牌了,小孩儿们围着电视看动画片,我裹好围巾一个人跑了出去。

晚风吹送着落霞,田野被涂上一层温柔的光,实在是有些过分的好看,我拍了几张,连带着之前拍到的照片一股脑儿地全部发给了王俊凯。

没过几秒,他突然打来了电话,我有点懵地接听,那里一片嘈杂,“手滑手滑,一不小心就语音通话了。”王俊凯说着,周围的嘈杂声小了一点,“这几天你怎么都不回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

“我是到外婆家来拜年了,刚刚才蹭到wifi……”我笑着靠在小店外的墙边,几天下来的无聊心情终于开始雀跃起来。


“所以你发的那些都是你外婆家的景色?我还以为你去了哪个景点,也太好看了。”

“我也觉得超好看,顺带着交摄影社的作业了。”

“嗯。我也想摄影,想参加摄影社,不过没可能……”王俊凯很轻地叹了口气,我不由地捏紧了手机,“那有什么关系,你很适合摄影啊,你去过那么多地方,拍下来的世界一定很精彩……”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其实又都没去过。”

听筒那边有呼呼的风声,王俊凯的声音有点沙哑。对,他去过太多地方了,可是每一次都很匆忙。我知道,他现在应该在北京,我知道,他最近一定很忙也很累。


“哎呀这农村没什么好玩的,路上全是泥巴,小鸡小鸭到处拉粑粑,没有wifi,电视节目都不好看………”

我顿了顿,看到远处的田野,还有余晖照耀下连绵起伏的群山,心里突然变得很柔软,“但是,这里的田野很适合看日出,空气也很干净,就算是冬天,在晚上也能看见星星,不像重庆灰蒙蒙地连一颗星也看不到。已经是黄昏了,天快要黑了,记得地理老师说过很难拍出肉眼可见的星星效果,但是我带了单反,要是看到了,我拍给你看……”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会儿没人说话,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王俊凯终于笑着说,“好啊。”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后来王俊凯#我眼中的世界#系列,最初的灵感,有我这些话的功劳。


拜完年回到家,寒假就显示余额不足了。赶在开学前几天调整好了作息,我竟然有一点点隐隐的期待。

但是很快,这可怜的期待就被现实打碎了。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八中的,然而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下劣到如此地步——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开学考。

硬着头皮考完试,我感觉立刻就想收拾书包回家放暑假。上课第一天老师评讲试卷,大课间的时候发数学试卷,本次的全班第二顾泽飞,痛心疾首地用笔戳着我没有写完的最后一大题,“从倒数第四步你就能直接推,这样的话总分加六分,咱班前十,年级排名往前升二十多名。”


我从他手里拿过试卷,一脸懵圈地翻到最后一题,仔细看了一会儿还是没懂为什么可以直接推导,我抓了抓头发,折好试卷“没事,现在我还是看不懂,不后悔了。”

“别啊,我跟你讲……”顾泽飞哗啦从我手里拿过卷子,坐到了我旁边那个自从开学就没出现过的王大明星座位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铅笔开始写起来。

顾泽飞这人就是属于那种自己成绩好,也必须要把周围人教会,否则心里憋得慌的人,每次他发试卷,都能教一圈人的题目。如果王俊凯是校宠,那他可以算是班宠了。


弄懂题以后感觉神清气爽,我感激地冲顾泽飞抱了抱拳,他目光不自然地闪躲,和之前讲题的样子判若两人。

“那个,这学期结束就要分科了,你选理吧?”顾泽飞挠挠后脑勺,笑着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止不住地往下沉。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大概吧,还没决定……”

“还没决定?!”顾泽飞惊讶地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早就想好了呢,理科这么好,肯定可以考进重点班的。”

我扯起嘴角笑了笑说,“没有没有……”


这沉甸甸的心事,终于被人无意敲开了口子。虽然早就想过,可还是不受控制地觉得疼。

我知道,王俊凯一定选文。而我,肯定选理。




TBC






评论(1)
热度(9)

© 921原子 | Powered by LOFTER